广州
只身打马过江南
  • 回到顶部
  • 意见反馈

巴尔干之旅——波黑

  • 出行时间:2016-09-07
  • 游玩天数:1 天
  • 游玩人数:30人
  • 人均费用:¥1

前往波黑

2016.9.7. 星期三,阵雨,多云,19-27℃(拉古萨)
3点多醒来,更换了充电的电池,一直就没再入睡。因为酒店所在的位置景色极好,故6点多起来,外出观景。
酒店的正门,其背面就是海湾

酒店的正门,其背面就是海湾

 酒店依山而建

酒店依山而建

 天又下起了小雨

天又下起了小雨

如此静谧的早晨,除了雨点打在水中的“动”,仿佛一切都静止了,包括时间……
 7点早餐

7点早餐

听团友说,这帮韩国人的素质一般,待人基本不懂得礼貌;早餐时,拿面包不慎掉在了地上,不但不捡起来还将面包一脚踢到别处……以往对韩国人并无太多感性认识,仅限于韩剧,这次的接触似乎有些颠覆,原来韩国人并非都是那么彬彬有礼,还有这么多粗鲁无礼之人。
今天的行程:杜布罗夫尼克→莫斯塔尔(波黑)→萨拉热窝(波黑首都)。共两段行程,第一段(杜布罗夫尼克→莫斯塔尔)有141公里,约需3个小时车程。
8点启程

8点启程

这段时间一直在咳嗽,一上车,戴姐姐就找出了喉特灵含片给我,后来建邦姐又给了我一瓶陈皮八仙果,伟英姐给了一些喉可安以润嗓子,响平姐给了含姜的零食……哎呀呀,在我们这个集体中,所能得到的“爱”真是太多了!说是沉浸在“一片爱的海洋”之中一点也不为过。此时单纯说声“谢谢!”是否太苍白了点儿?只能在今后用行动把自己的爱再回报给大家了……
 我们的大巴首先下了山,沿着海湾行驶

我们的大巴首先下了山,沿着海湾行驶

伊丽莎白女王号

伊丽莎白女王号

“伊丽莎白女王”号,是全球最著名的豪华游轮。在原有的“伊丽莎白女王2”号退役后,英国丘纳德公司又在意大利威尼斯的菲肯蒂里船厂造了这艘“伊丽莎白女王”号。尽管全球经济衰退,但其仍在2010年10月高调下水,据说,处女航的最高级套房票价竟高达1.6万英镑,最低也要1489英镑!
“伊丽莎白女王”号堪称是一艘极尽奢华的“海上宫殿”:总长约合284米,可以容纳超过2000名乘客,穹顶大厅、楼梯和水晶装饰灯、艺术装饰与20世纪30年代最早一艘“女王”号系列游轮存在诸多相似之处。船上娱乐、休闲场所一应俱全:拥有私人包厢的伦敦西区风格的剧院,4000平方英尺的购物走廊,一个可打保龄球和槌球的游乐场所……
现在走的路是昨天来时走过的,还要经过波黑边境上的涅姆小镇,再进入波黑。
 美丽的小渔村,好像红顶黄墙是他们的建筑风格

美丽的小渔村,好像红顶黄墙是他们的建筑风格

9:15 到达克罗地亚与波黑(涅姆小镇)的边界

9:15 到达克罗地亚与波黑(涅姆小镇)的边界

沿途

沿途

 9:21 到达涅姆小镇的HotelJadran,
10:05 停车,在路边水果摊买水果(10分钟)
沿途

沿途

沿途

沿途

滑雪道

滑雪道

11:39 驱车过关
 这里已经是波黑的地界了

这里已经是波黑的地界了

波黑——莫斯塔尔

2016.9.7. 星期三,雨,13-21℃(萨拉热窝)
11:39 进入了波黑的领土。
 欧洲的另类宗教——伊斯兰教(波黑约50%为穆斯林)

欧洲的另类宗教——伊斯兰教(波黑约50%为穆斯林)

波黑,全称“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”(Bosnia and Herzegovina),首都是萨拉热窝。据杨桃介绍,这个国家之所以有这么一个复杂的称谓——“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”,并非有两个具体的地理位置或政治实体,而是宗教的原因。由于奥斯曼帝国曾在此统治了400年,土耳其人占领期间规定,穆斯林有许多方面的优先权,比如可以进入上流社会、农民可以免税等等……,因而这里的许多克罗地亚人及塞尔维亚人改信了伊斯兰教,被称为“波斯尼亚”人;还有部分未改信伊斯兰教的克罗地亚人、塞尔维亚人则统称为“黑塞哥维那”人。
我们从波黑的西部边境进入波黑,因而行驶线路全部在波黑联邦的领土上,包括要去的两个地方——莫斯塔尔和萨拉热窝,此行没有涉足波黑塞族共和国。但如果从北部入境,就会首先进入塞族共和国的辖区。
莫斯塔尔(Mostar)位于波黑西南部,内雷特瓦河流经市内,是波黑第四大城市,波黑联邦(BiH)黑塞哥维那-涅雷特瓦州的中心,也是黑塞哥维那非官方的首都。
莫斯塔尔城于15世纪时由奥斯曼土耳其建造,16世纪的后期,这里是奥斯曼帝国在黑塞哥维那地区的行政中心。1878年为奥匈帝国领土。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成为南斯拉夫王国的领土,二战后归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,进而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。
 12:15 进入莫斯塔尔城

12:15 进入莫斯塔尔城

莫斯塔尔是一座美丽的旅游城市,也是波斯尼亚穆族与克罗地亚族混居的古城。1992年波黑发布独立宣言之后,波黑战争爆发,莫斯塔尔一度成为交火最激烈的战场之一,反目成仇的波族人和克族人自相残杀了18个月,摧毀了全城大部分建筑物。
 莫斯塔尔坐落在盆地中,四面环山

莫斯塔尔坐落在盆地中,四面环山

圣母玛利亚教堂(Katedrala Marije Majke Crkve),造型现代简洁。教堂附近有莫斯塔尔游击队纪念公墓,公墓落成于1965年,是为纪念二战时牺牲的南斯拉夫游击队员而建的,那里埋葬着600多位为祖国独立而牺牲的战士。
12:50 在基督区的Maslina餐厅午餐

12:50 在基督区的Maslina餐厅午餐

13:45在这座大教堂附近的停车场下车,由此步行去老城。
 圣彼得和保罗教堂(Župnacrkva Svetog Petra)

圣彼得和保罗教堂(Župnacrkva Svetog Petra)

 主祭坛

主祭坛

老集市(Kujundžiluk,或Old Bazaar)坐落在涅雷特瓦河的东岸,是莫斯塔尔老城的一条商业街,历史可以追溯到奥斯曼帝国时代,有许多石质建筑的商铺。
 老城的老集市入口

老城的老集市入口

集市内店铺鳞次栉比
这里街巷狭窄,房屋古老,许多建筑为土耳其统治时期所建。
 莫斯塔尔老桥(仙子摄)

莫斯塔尔老桥(仙子摄)

老桥是莫斯塔尔的象征,它将居住在河两岸的穆斯林(东岸的波斯尼亚人)和基督徒(西岸的克罗地亚人)连成了一体。然而,由于信仰的不同,虽然各自有着教堂或清真寺隔河相望,却在400多年后还是无法做到和睦相处。
在波黑战争期间,莫斯塔尔被围困了18个月。1993年11月9日,克族人的炮弹击中了老桥,这座曾经有427年历史的石拱桥、纳粹坦克的重量也没有把它压垮的石拱桥,就这样被自己摧毁了,彻底坍塌在了其下的河流中,据说是为了断绝连结东西方世界的通道……“那天全城的人都在哭泣”……或许说这话的是穆族人?
战后,于1996年开始筹备重建和恢复老桥,出资方是奇特的国家组合:西班牙,美国,土耳其,荷兰,意大利,克罗地亚。老桥修复工程于2001年动工,2004年4月27日竣工。重建和恢复工程所用石料,是沉入河中的部分原始石料,不足部分取自当地的采石场,那也是16世纪建拱桥时的采石场。其它材料均从当地取材,材质和效果基本与老桥原始状况相同。老桥于2004年7月23日重新开放。重建后的老桥被视为协调和解与国际合作的象征,也被寄予了不同文化、种族和宗教社会间和睦相处的希望。2005年,老桥和附近的周边地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
涅雷特瓦河水清澈碧绿,古城朴实无华

涅雷特瓦河水清澈碧绿,古城朴实无华

在欧洲,这确实是个奇怪的国度,清真寺无处不在,阿訇的宣礼一日5次准时响起,真让人以为身处中东呢。如《薛辰: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巴尔干》中所说: 于是,历史上最纠结的一个族群诞生了:印欧人种,说斯拉夫语,用拉丁字母,信仰伊斯兰教……
沿途

沿途

沿途

沿途

16:19 快到萨拉热窝了。

波黑——萨拉热窝的“希望隧道”

2016.9.7. 星期三,雨,13-21℃(萨拉热窝)
“如果不是战争,南斯拉夫也许就会在某一天夺取世界杯冠军。我知道这样想早就无济于事,但有时你还会梦想这一切能够发生。”——波黑国家男子足球队主帅苏西奇
16:40,我们的车进入萨拉热窝市区。
萨拉热窝(Sarajevo)是一个群山环抱,风景秀丽的古城,波黑的首都,位于萨拉热窝山谷之中,米里雅茨河沿岸,被狄那里克阿尔卑斯山脉所包围,在波黑境内两大政治实体之一波黑联邦(BiH)的势力范围内。
沿途

沿途

沿途

沿途

萨拉热窝拥有欧洲大陆最多元的宗教色彩,东西方文化传统在这里交汇、碰撞、融合、分裂,被称为欧洲的耶路撒冷。这种情况源于古城悠久的历史。斯拉夫人于7世纪时来到这里,1238年建立了圣保罗大教堂,斯拉夫人的统治持续了近700年,直到1429年被奥斯曼帝国征服。东方的土耳其人裹挟着伊斯兰文明闯入上帝庇佑下的欧罗巴,使两个文明在这里碰撞。奥斯曼帝国在1450年代建了萨拉热窝城。1461年之后,在奥斯曼帝国波斯尼亚州首任州长伊萨.贝格.伊萨科维奇的统治下,修建了供水系统、清真寺、带屋顶的巴扎、公众浴场、州长官邸等,城市得到了巨大发展。在帝国鼎盛时期,萨拉热窝成为巴尔干半岛最大的城市,仅次于伊斯坦布尔。此时,许多基督徒改信了伊斯兰教。奥斯曼帝国统治400年后,1850年奥匈帝国征服了波黑,1878年萨拉热窝的统治权落在了奥匈帝国手中。哈布斯堡也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印记。
 有年头的有轨电车仍在使用

有年头的有轨电车仍在使用

拉热窝的有轨电车是在1885年(奥匈帝国时期)开始运行的,是萨拉热窝最古老的公共交通。奥匈帝国准备在维也纳运行有轨电车,故先在萨拉热窝试验,最初的电车是由马匹牵拉运行的。呵呵,应该称为“马车”才更贴切些。
之所以成为世界近代史上的一个重要城市,让全世界牢牢记住它,取决于两场战争。首次使其闻名于世的,是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王储在此被塞尔维亚爱国者刺杀,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;其次,就是20多年前的波黑战争(1992-1995年)了。
而我们中国人,对萨拉热窝这个城市的记忆,大多来自南斯拉夫时代的那部经典影片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。这部电影的出品时间是1972年,北京电影制片厂在1973年就把它搬上了中国的荧幕。当时能看的故事片不多,可想而知这部电影在那时伴随着我们的成长,给了我们多少快乐和憧憬……对于我们来说,它不仅仅是一部电影,那是一个逝去的年代,那是一代人难以割舍的情怀!当时绝对不会想到,有一天自己也会踏上萨拉热窝的这块土地!噢!萨拉热窝!今天,我们追寻着瓦尔特的足迹,带着我们对那激情燃烧岁月的记忆和向往来了!
沿途

沿途

米里雅茨河(Miljacka)是萨拉热窝的母亲河,蜿蜒由西向东流过城市,全长27公里,河水很浅,但很清澈。
 波斯尼亚河的支流米里雅茨河(Miljacka)

波斯尼亚河的支流米里雅茨河(Miljacka)

国家图书馆是萨拉热窝的地标性建筑之一,位于老城区中心,1896年建成,最初作为市政厅,后改为国家图书馆。1992年波黑战争期间,这里曾遭炮击而损毁严重,大批珍贵书籍和史料被焚毁。1996年启动修复工程,2014年5月重新对公众开放。
 国家图书馆(旧市政厅)

国家图书馆(旧市政厅)

波黑——瓦尔特!萨拉热窝!

2016.9.7. 星期三,雨,13-21℃(萨拉热窝)
“瓦尔特就在附近,就在这座城市里。”……“看,这座城市!他,就是瓦尔特!”——德国党卫军上校 冯·迪特里施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 
(说明:为确保纳粹的“劳费尔行动”能够顺利实施,德国党卫军上校冯·迪特里施被派遣到萨拉热窝,试图逮捕让他们极为头痛的游击队长瓦尔特,进而消灭游击队。上面的第一句话,是在影片开始冯·迪特里施初到萨拉热窝时说的;第二句话,是在影片结尾行动失败后,他即将离开萨拉热窝时说的。) 
沿途

沿途

18:08来到老城最繁华的商业区——巴什察尔希亚(Bascarsija)。这里是萨拉热窝旧市区的主大街,始建于奥斯曼帝国统治时代,效仿阿拉伯的市场造的,至今仍然保留着500年前的样貌。石块铺路,街巷纵横,各种店铺鳞次栉比,商品琳琅满目,游客熙熙攘攘,有着中东或土耳其特有的喧闹世俗,生活气息浓郁,与其他欧洲城市的风貌全然不同。
老城

老城

老街两侧的建筑呈现出波斯尼亚式和土耳其风格,一排排的手工艺品店铺错落有致,期间夹杂着咖啡馆、烤肉馆。
店铺前大概是供路人休息的座椅?真是贴心

店铺前大概是供路人休息的座椅?真是贴心

据说最初这里的每条街道都有自己的主打行当,久而久之,主打行当就成为了街道的名称,比如铜匠街、锁匠街、鞋匠街、裁缝街等等。
老人

老人

店铺

店铺

为人山人海,我的个子又矮,难以取景,故这里没留下当天的照片。下面的照片全是次日清晨来补拍的。
塞比利喷泉(Sebil)建于1891年,俗称泉水塔,是老城广场上的标志性建筑,也是萨拉热窝的代表性地标。“Sebil”来自于阿拉伯语中的“道路” 一词。
 塞比利喷泉

塞比利喷泉

 游客?流浪者?

游客?流浪者?

穆斯林打扮的欧罗巴面孔

穆斯林打扮的欧罗巴面孔

18:37 离开驿站

18:37 离开驿站

格兹.胡色雷.贝格清真寺(GaziHusrev-beg Mosque),简称为“贝格清真寺”(Begova džamija),是波黑和巴尔干半岛最大的清真寺,建于1531年,由时任波斯尼亚州的第二任州长格兹.胡色雷.贝格主持兴建。设计者是奥斯曼帝国时期的著名建筑师科查.米马尔.希南。希南还设计了威瑟格莱德的穆罕默德.巴夏.索科罗维奇大桥和伊斯坦布尔的苏莱曼尼耶清真寺。
沿途

沿途

在波黑战争时期,这所作为波斯尼亚人象徴的清真寺成为了被攻击対象。在萨拉热窝围城战期间,贝格清真寺受到了很大损害。战争结束后,1996年开始修复工作。然而,当时的修复资金有限,很多都是来自沙特阿拉伯,修复时受到了瓦哈比派的影响。修复后的清真寺被消去了色彩和装饰性要素,改为以白色为基调的建筑。2000年,为了让清真寺恢复到战争前的样子,才开始了完全的修复工作。
正门外的回廊两侧也是祈祷之处,分男女。面朝寺的左侧是女性祈祷的地方,右侧是男性祈祷的地方。
钟楼建于1667年,与清真寺相隔一条小巷,是萨拉热窝少数几个历经战火而幸存下来的奥斯曼地标性建筑之一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它上面的大钟(产自意大利)是城里唯一的公共时钟。2012年6月,大钟原来的机械装置被电子装置所取代。
格兹.胡色雷.贝格巴扎(Gazi HusrevBey's Hanikah),是座带有屋顶的市场,于1542年至1543年间由格兹.胡色雷.贝格所建。设计者是拉古萨的匠人。整个建筑的长度达109米,超过50家店铺林立于此。
18:55来到著名的拉丁桥(Latinska ćuprija/Latin Bridge)。
桥

别看拉丁桥不起眼,它却是米里雅茨河上仅存的6座桥梁中最著名的一座。那是因为在1914年,奥匈帝国王储弗朗茨•斐迪南大公在桥的北侧遇刺身亡,史称“萨拉热窝事件”,因而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。
粉红楼

粉红楼

桥北的这座粉红色楼房是“萨拉热窝事件”博物馆,也是事件发生地。博物馆的外墙上有很多珍贵的老照片,讲述着这个重大的历史事件。
夜幕降临了,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!望着即将隐入夜幕中的萨拉热窝,不禁想起了毛泽东主席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中的一句词: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”。 
沿途

沿途

沿途

沿途

在路口左转,欧洲酒店(Hotel Europe)就是我们今晚的下榻处

在路口左转,欧洲酒店(Hotel Europe)就是我们今晚的下榻处

 欧洲酒店前方的拱棚是格兹.胡色雷.贝格巴扎

欧洲酒店前方的拱棚是格兹.胡色雷.贝格巴扎

 酒店大堂

酒店大堂

司机一天的工作时间已到,不能再开车。如果不得不继续工作,就必须先休息45分钟,所以我们在酒店等到19:40左右,车把行李送来了。晚餐原定在一家中餐厅,因距离较远,司机不能再开车了,只好要了外卖,人手一份盒饭。22.00左右躺下,一挨枕头就着了。  
THE END

相关游记

广州广之旅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
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L-GD-CJ00004 | ICP经营许可号:粤ICP备13071273号-2